爸媽,請原諒我一定要遠行,寫在啟程的路上

作者:麗麗  閱讀:  



爸媽:

出國幾年我不曾回家,今天回來了,一眼看出等在機場出口的你們倆。媽中年發福的身體套著一件粉紅色的T恤衫,那是我多年不穿的舊款式,爸斑白的頭發在陽光下那么刺眼,晃得我眼睛酸酸地想流淚,你們一臉興奮地望著從遠處走來的乘客,仔細從中間尋找我的面孔。媽的目光好不容易落在我身上,又帶著迷惑,轉身捅捅爸,缺乏底氣地講:“你看看,那是我姑娘嗎?”爸拉緊媽的手,搖搖頭:“不是吧,我看不像,咱倆再等等。”直到我出現在你們面前,你們倆才敢承認這就是你們養育了二十六年的女兒,又仿佛不敢相信一般,盯緊我的臉反復確認。那一刻我回家的心情只剩下酸楚,爸媽,到底要怎樣的不孝,才能讓我的臉龐都變得如此模糊。

我今年二十六歲,正是開始長淺淺魚尾紋的年齡,你們總是看著我微信發過去的照片說我好年輕,我身邊的人也總是對我真真假假地夸贊“小姑娘看起來就像個高中生”。我從一年前開始堅持跑步,也非常自豪自己越來越好的皮膚和體力。只是在下飛機的那一刻,看見你們斑白的頭發和衰老的面容,才不禁感慨,我算計心機未曾讓歲月在我的身上留下痕跡,不料它卻用加倍的力量在父母的年輪里殘忍地碾過去。出國前正巧趕上我家的舊房子動遷,我們仨蝸居在一個毫無裝修的出租屋里。那時我為出國的事情做準備,而你們踏遍了幾乎所有的房屋中介,四處奔走,身心疲憊地在物價飛漲的城市里尋覓一個家。我走后不久,你們終于簽下合同,可以安心為晚年重筑一個溫馨的巢。可是我聽說,新家的地點非常遙遠,有少量的公交車經停,爸上班五點半就要出門去坐地鐵,媽逛街常常要擠公交穿越半個城市。后來爸對我講,媽偶爾會回到舊房子那里,對著已經拆成一地磚瓦的廢墟默默流眼淚。我這次回來,第一次看見新房,坐落在城市荒涼的地段,家具是多么樸實的模樣,我的心再一次默默流眼淚,爸媽,對不起,就連這樣的地方,我都沒能力貢獻一點力量。

爸媽,早已準備好飯菜擺滿餐桌,又不停地拿出攢了幾年的零食塞給我,我像是個遠道而來的客人,享盡所有的熱情。媽你反復摸著我的手說我一定受了不少苦,爸迫不及待地問我白皮膚黃頭發的那些人有沒有欺負我。我搖著頭,在心里藏緊黑心老板克扣工資和被洋人歧視的經歷,偽裝出一個燦爛的笑容。我想這樣的幾年,在別人的眼里,我就是個沒良心的孩子,那么地絕情與殘忍,貪戀遠行的風景,卻遲遲不愿回家。爸媽,在你們的心里,或許一直都覺得我是個向往遠方的孩子,是個無牽無掛一心追逐自由的靈魂。至今我還記得當年我從機場離開時,爸沉默不語,把煙抽了一支又一支,媽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淌下來,我狠心地提起行李扭頭離開,看起來是那么地灑脫自在。

爸媽,關于遠行,我一直欠了你們一個解釋,今天我想和你們說說我的心里話。

爸媽,還記得幾年前我去買鞋,在商場里偶遇我的小學同學嗎?她瘦削的身材,蹲在角落,面對顧客散落在地上的鞋子,慢慢地整理。我對上她那雙疲倦的眼睛,驚訝地認出她就是十幾年前班級里人人都羨慕的尖子生。我們寒暄幾句,互相留下qq號碼,又從她那里找到另幾個同學的聯系方式。晚上回家時,翻看著她們的新鮮事,不禁感慨萬千。命運是多么地不公平啊,是誰說的“書中自有黃金屋”?當年那些成績優異家境普通的同學們,如今每天早晨要擠兩個小時的公交車,在昏昏欲睡中隨便吃一個卷餅果腹,舍命地去做一份日日加班的工作,忙碌了幾年卻連個小戶型的首付都攢不出。而那些當年成績不佳家境優渥的同學們,卻能夠靠著家里的門路坐進冬暖夏涼的辦公室,下班時開著父母贊助的小轎車回家,傍晚六點時就已經可以衣著光鮮地去和男友約會,準時曬出紅酒牛排的燭光晚餐照。

爸媽,我的家境普通,你們并不認識那些一手遮天的人,我自小成績優異,事事爭氣,非常相信學習的力量,深以為這樣就可以改變并不富裕的生活。可是當我從一本的大學畢業后,背靠著還算不錯的成績,緊攥著一份華麗的簡歷在人山人海的人才市場里尋覓。我爭取來的第一份工作,是某補習學校的老師,很遺憾地是,那些年我讀書時一直錙銖必較的分數,并沒有讓我兌換來等值的黃金,我每個月的薪水,是兩千塊。爸媽,兩千塊的工資,在一個省會城市意味著什么?它意味著除了上繳昂貴的房租之外,我只能滿足基本的溫飽。偶爾同學聚餐或者同事結婚,一個月結賬幾次或者送出幾份紅包,就足以讓我天天在家中蹭飯,臨走時還要卷走家中的零食和零錢。媽你不忍心看我在外受苦,執意讓我在家里住下,爸你推掉和老友的聚會,每晚在廚房里掌勺,把熱氣騰騰的飯菜端到我面前。我又回歸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,你們覺得這是莫大的幸福,我的心卻無時無刻不在煎熬著。毫不避諱地說,那些和我一樣成績優異家境普通的畢業生,都很勤奮堅強,可是我們的成功遠遠比不上別人拼爹的速度。社會給了我們一記多么現實的耳光,把我們這些剛剛從大學校園里走出來的懵懂青年打了個措手不及。

媽你還記得那個鄰居阿姨家的女兒嗎?大學畢業后勤勤懇懇地做一份薪水不多的工作,結婚后小兩口都要靠家里接濟,把父母家當做餐館,把自己家當做旅館。等到有了孩子,兩個家庭的老人又要忙于照顧孩子,輪流接送煮飯做家務,過年時總是悄悄把一份厚厚的紅包壓在茶杯下。爸媽,這是我最不想要的一種生活,我不忍看見你們繼續為我的生活買單,我希望你們在晚年里可以安享自己的時間和金錢。爸媽,我知道你們對我的期待并不高,總是說一個女孩子過得安穩幸福就好了,可是我覺得我有責任也有義務,去為你們闖蕩出一個舒適的晚年。我想趁著年輕,趁著自己還有一份拼搏的野心,跳出自己的舒適圈,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,踏踏實實地依靠自己的雙手,像個男人那樣去打拼。我相信這樣的努力,只要足夠堅持,總有一天可以把我們的生活改變。

爸媽,如果你們聽見這番話,一定會含著眼淚說,“傻孩子,留在爸爸媽媽身邊,你也一樣可以奮斗啊!”可是媽媽,當我因為要寫書早上五點鐘爬起來,常年受失眠折磨剛剛在此時入睡的你,執意起來在我的書桌上為我準備一杯豆漿和幾把堅果;而當我因為要準備工作而不能在十二點入睡的時候,爸爸也總是一次一次地敲響我的門,關切地詢問,“孩子,還不睡嗎?”爸媽,這樣的關心,讓我不忍辜負,我總是假裝早早上床,又躡手躡腳地在深夜里起床,在昏暗的臺燈下偷偷讀書寫字。

爸媽,我開始懂得,讓深愛的人親眼見證我的辛苦,也是一種殘忍。

爸媽,讀書時我曾經多么羨慕我的同學可以擁有一個獨立的房間,夜晚時就可以把房門緊閉,在被窩里偷偷發短信或是看言情小說。在出國的幾年里,我終于有了這份自由,不必事事都讓爸媽知道。可是我卻不再迷戀晚睡,也不再有大把的時間用來發短信看言情,我只是為了這樣的自由而欣慰:當我加班到下半夜的時候,也可以和媽撒謊說我昨晚九點半已經入夢,臨睡前還喝了一杯香濃的牛奶;或者,在我為了省錢只吃吐司涂果醬,也能不害臊地和爸說我今天吃的意大利餐非常可口,只不過意面里的芝士有點咸。

爸媽,出國的這幾年,我一邊讀書一邊超負荷打工,把每一分錢掰成兩半花,不僅為自己支付了高昂的學費,也讓生活一點點地像模像樣起來。爸媽,請別擔心,這樣的日子,不是只有辛苦,苦難有時也能成為一種財富,我的見識多了幾倍,性格變得寬容大度,最主要的是被生活磨礪成一個獨立自強的人。當我的一些朋友還在理直氣壯地啃老的時候,我已經可以為自己的生活買單了。想到這些,我的心才可以寬慰一點,我從來都沒有停止過進步,哪怕用蝸牛的速度。

爸媽,幾天前我聽說住鄰家的女兒帶爸媽去國外玩了一個月,之后又聽到鄰家的兒子為家人購置了一套小房。盡管你們是那么善良,從不在我的面前提起這樣的事,但是在這個虛榮的年代,我還是無法阻止這樣的信息鉆入我的耳朵里。我相信從不和人攀比的爸媽,非常滿足于我帶回家里的照片和特產品,可是我多么地希望帶你們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,而不是擠在小小的電視機前看著屬于別人的熱鬧。我也多么希望我能夠給家里添置你們舍不得買的高檔家具,而不是看著你們把一件家具用了三十年。我想給你們最好的,就像你們一直對我的那樣。

親愛的爸媽,分別幾年,我只能飛回來陪伴你們二十天。這樣的二十天,我盡力地陪在你們身邊,想要補償我們之間缺失的記憶,甚至祈求時間就停止在相聚的這一秒,可是一轉眼,我們又站在這分別的機場入口。那一邊是我要繼續奮斗的未來,這一邊是爸不舍的目光和媽哭紅的眼,爸你把行李遞給我,眼睛卻不敢看我,“孩子,走吧”,媽你嗚咽著,“別趕不上飛機了”。我狠心地扭過頭,留給背后又一場長久的思念。我親愛的爸媽,背對著你們,我已經哭成淚人,對不起,請再給我一點點時間,讓我去殘酷的世界里再拼命地飛翔一陣吧,我看到在那不遠的將來,我已立業,成家,終于有能力和你們永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
爸媽,請原諒我一定要遠行。

你們不孝的女兒

寫于再一次啟程的路上



红警2共和国之辉下载
青海十一选五彩票控 幸运28论坛 赛车幸运群 北京麻将机批发 5分pk10计划冠军计划 2012年上证指数记录 贵州11选5五码走势图 九天团队怎么赚钱 南宁麻将算法 全集 吉林十一选五组三走势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660678王中王开奖结果 神来棋牌ios苹果版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l 河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